出租一間房・香港人環遊世界

Kelvin與Emily是一對年輕夫妻,2014年有一位家庭成員要到外國居住一段時間。看着即將丟空的房間,二人想起過往旅行,透過Airbnb旅居外國人家中的經驗,忽發奇想:「既然有間房,不如我們都試做Host吧!」將此成為Airbnb房東,至今他們家庭招待過不下三十位旅客,「我們做Airbnb,其實沒打算要賺錢,最初甚至沒想過會有人來租我們的房間。如果出租賺到一點錢,都只是當成Bonus,可能在我們帶旅客外出,請他吃飯時,已經花掉了賺回來的錢。」

面對Airbnb應否在香港合法,抑或嚴厲打擊,二人並不樂觀:「覺得如果連討論空間都冇,只有得同唔得的話,會好可惜。」

「經營Airbnb,是一家人的事」

回想從構思出租房間,到把廣告放上網,中間只有短短一個月,Kelvin沒有思考太多,只抱着嘗試的念頭。他們的房子位於九龍區,卻不靠近地鐵站、亦非處於熱鬧遊客區域,卻又一直不乏租住的旅客。

Kelvin的父親起初對出租房間有保留:「一方面怕有陌生人出入家中;另外,也會擔心大家溝通出現問題,影響旅客體驗。」為了安撫父親,他們決定「賭一局」:跟父親約定,若果第一次出租令他感覺不良好,此事作罷:「始終做Airbnb房東不是一個人的事,而是一家人的事,甚至連不在香港的家庭成員,我們都會先得到其同意。」

幸而第一次來居住的房客,是移居荷蘭的香港人後代,會講廣東話、對香港亦有一定認識。Kelvin的父母會跟他打羽毛球、一起吃晚飯,消除焦慮。客人離去後,更寫下一篇十分詳盡的評價,讓他們從中慢慢改善細節,使Kelvin心生感激,同時亦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Kelvin一家與Emily有數隻寵物,有旅客因為喜歡他們家的狗而入住。(被訪者提供)

Kelvin一家與Emily有數隻寵物,有旅客因為喜歡他們家的狗而入住。(被訪者提供)

以空間換取交流與經驗:只有Airbnb才會發生

外人總是難以明白,一個安樂窩得來不易,在香港要擁有私人空間更是難上加難。Kelvin兩口子卻經常與陌生人同一屋簷之下,有否造成不便之處?「當然會有影響,要遷就大家如廁、洗澡時間,私人空間亦相對減少。但犧牲少許私人空間,可以換來很多難忘經歷與外國朋友。而且因為我們住所處於非遊客區,會租我們房間的,通常都是渴望接近本地文化的旅客,亦造就很多有趣的交流。」

她們曾經接待從非洲坦桑尼亞來香港讀碩士的女生,在她搬離後的大年初一,她忘記帶屋企的鑰匙找Emily求助,結果在他們家中客廳再住了四天,成為第一位拜年的客人,Emily即將與這位女生一同到日本旅行。另外有一位瑞士客人,在旅程結束後一直保持聯絡,Kelvin的母親早前獨自到瑞士旅行,便旅居在這位朋友家中,接受對方的款待。他們為這些經驗總結道:「這些事情,真的只有Airbnb才做到,而且確實達到共享經濟的初衷。」

幾年間,除了接觸到不同地方的人,認識朋友之餘,亦有不少意外收獲,Kelvin就對父親近年的改變感到驚喜:「我爸爸一向喜歡新事物,但以前礙於不諳英語,失卻很多機會與樂趣;經過這幾年出租,現在他可以一個人在家,用英文陪旅客聊天,接待他們,我覺得好犀利!」

Kelvin說對比起外國精美的房間,沒想過有人會入住。(被訪者提供)

Kelvin說對比起外國精美的房間,沒想過有人會入住。(被訪者提供)

酒店業者是幕後黑手?

在香港出租期少於28日,出租人必需持有旅館業牌照。Kelvin表示,申領牌照涉及繁瑣程序及資金,一般以自己家居經營Airbnb的房東,不可能投入如此資源去領牌,民居亦未必符合為酒店訂下的旅客佔用空間、消防等等標準。

經營Airbnb好一段時間後,他們得知無牌出租並不合法,亦曾經與家人討論,「有傾過要否停止,但想到我們又不是偷呃拐騙,就任性地偷偷經營,不過在選擇客人時會很小心,每一次都會經所有家人同意才出租。」他們一家人,無疑是享受經營Airbnb的。Kelvin同時認為,世界各地將發展出更多擁有類似理念的產物。

無奈地,共享經濟在香港的前景,似乎並不明朗,他解釋道:「香港政府常說要做國際都會,與世界接軌,在關鍵的議題上卻相當保守,以前Uber、現在Airbnb都是這樣。我覺得是因為有既得利益者——例如酒店業者——在背後左右,甚至參與決策。」

早前酒店業界曾促請政府嚴厲打擊Airbnb,政府亦似乎有意為之,Emily對此感到不忿:「如果可以解釋現在的民居有什麼問題、漏洞所以不能出租,或是為民居短租修例,說明要達到什麼標準才可出租,我們都會盡量配合,真的不達標才放棄。可惜現在沒有任何討論,反對的人只說你不領牌便不合法,不准做。」

面對遭嚴厲打擊的可能性:發掘其他方法繼續做下去

二人在言談間,都透露出對嚴峻前景的焦慮。最後,Kelvin終於做了一個逼不得已、不情不願的決定:「要是香港出現嚴打Airbnb案例,便會結束營業。冇理由我接待一個人幾晚,收佢收百蚊,就要被罰幾十萬,又要坐監!」

然而,共享經濟早已成為他們一家人擁抱的價值,即使不再經營Airbnb,Emily亦表示會有其他新嘗試與實踐:「打工換宿、Airbnb Experience(自己計劃行程帶遊客遊覽)、Asianchef(招待客人吃一餐飯)等等,我們都想嘗試,如果政府嚴厲打擊Airbnb,我們便轉用這些方法來做。」即使Airbnb行不通,可以想像,他們一家人將會以其他方法,甚至自己鑽研、開辟道路,繼續找尋這些令他們津津樂道的體驗。